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招福的博客

一趟人生,无数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水族馆 之 螃蟹  

2009-10-18 02:08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螃蟹这种生物其实不能算是完全的水族,在种类繁多的螃蟹里,有的生长于海水,有的生长于淡水,有的海水淡水都是曾经的生长之地,还有的生长于陆地,而其中又有相当部分有水陆两栖的能力。不过无论生长在什么地方的螃蟹,都长得一幅凶狠的丑模样,平常的行为举止也霸道得很,以至于老百姓都以它的名称习性来代称那些凶蛮的人类。

  无论是外表还是习性,螃蟹都与其它水族大异其趣。尤其是它那一对下手又快又狠的大钳子,还有它横着走路的造型,都足够让初见者望而生畏。北宋沈括在《梦溪笔谈》里就记载了从没见过螃蟹的人对此物的第一印象:“怖其形状,以为怪物,每人家有病疟者,则借去挂门户上”。干脆把螃蟹当成了可以阻吓病魔、“以毒攻毒”的怪物了。所以鲁迅先生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: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,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?”  

 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确实是勇士,他就是上古之时禹帝的得力部属巴解。

  传说大禹治水到江南一带时,遇到了麻烦:挖掘整修河道时,总有一种长着奇怪硬壳的怪物总是成群结队地出来骚扰施工,一双大螯伤人无数,工程屡屡因此推迟,怪物则被称之为“夹人虫”。由于这怪物数量众多,又长着硬壳大螯,难以捉尽,巴解便下令以火攻水烫,果然非常见效。而水火攻势也把怪物给烧熟了,散发着阵阵香气。人们闻到香味都非常好奇,胆大的巴解便首先品尝了一个,发现这怪东西竟然是非比寻常的美味。人们顿时兴奋起来,原来这“夹人虫”竟是来给施工的人们送食物来的。从前畏惧的怪物,如今却唯恐它不够多,真是戏剧性的变化。为了感谢巴解,人们便用“巴解”的“解”字再加上“夹人虫”的“虫”字,给这新发现的美味起了个名字,这就是“蟹”的由来了。

  自从在巴解发现了螃蟹的美味之后,大家都对此味趋之若鹜,上至帝王将相,下至贩夫走卒,无不以吃蟹为乐,深谙享受人生真谛的文人墨客更是用他们的诗文歌赋,将吃螃蟹这件事给推到了一个相当高雅的层次。

  于是,曾经是需要勇士才敢去吃的螃蟹,一但被发觉确系美味之后,就连娇弱的深闺红粉也都乐此不疲了。曹雪芹就在他的传世名著《红楼梦》里描绘了这样的一个场面。

  那一回书讲的是大观园的女儿们持螯赏菊的繁华景象,回目则是“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”。虽然从回目上来看,持螯赏菊之后,最好的菊花诗出自林黛玉笔下,最好的咏螃蟹诗则是薛宝钗所作,但若是光从螃蟹典故的角度来看,还得数贾宝玉的螃蟹诗:“持螯更喜桂阴凉,泼醋擂姜兴欲狂。饕餮王孙应有酒,横行公子却无肠。脐间积冷馋忘忌,指上沾腥洗尚香。原为世人美口腹,坡仙曾笑一生忙。”

 “持螯”,指的当然是持蟹螯,这是晋朝名士毕卓的人生理想。毕卓,名列“八达”之一,官至吏部郎。这位名士在好酒方面的名声并不亚于李白,甚至还有人据此写过一副劝酒的对联:“瓮边醉倒毕吏部,马上扶归李太白”。这位晋朝的毕酒仙对“持螯”一事是这样说的:“得酒数满百斛船,四时甘味置两头。右手执酒杯,左手持蟹螯,拍浮酒船中,便足了一生矣。”

  而“横行公子却无肠”也是有来由的。

  横行,当然是指螃蟹横着走路的样子。语出宋代傅肱的《蟹谱》:“蟹,以其横行,则曰螃蟹;以其行声,则曰郭索;以其外骨,则曰介士;以其内空,则曰无肠”,“忽见蟹,则当呼为横行介士”。

  至于“无肠公子”一词,其实比傅肱还早,来自晋朝道士葛洪葛仙翁的名著《抱朴子.登涉》:“称无肠公子者,蟹也”。

  至于“坡仙曾笑一生忙”,不用说,那位“坡仙”就是著名的老饕兼文豪的苏东坡大学士。热爱美食的苏东坡当然更不会错过螃蟹这样的美味,曾以“不到庐山辜负目,不食螃蟹辜负腹”来宣示自己对螃蟹的热爱。朋友对他的爱好自然也是非常了解,好友之一丁公默就曾经给苏东坡送过螃蟹,大苏吃得心花怒放之余,赋诗一首:“溪边石蟹小於钱,喜见轮囷赤玉盘。半壳含黄宜点酒, 两螯斫雪劝加餐。蛮珍海错闻名久, 怪雨腥风入坐寒。堪笑吴兴馋太守, 一诗换得两尖团。”这首诗的名字,就叫《丁公默送蝤蛑》,蝤蛑是螃蟹的别名之一。

  送几只螃蟹,换来苏东坡一首诗,留名后世,丁公默真是赚大发了。

  吃螃蟹之所以能成为风雅之事,固然有文人名士的原因,但更重要的是居高位者的推崇。在古代,螃蟹因其美味,历来都被选为皇家珍馐。

  据《汲冢周书》记载:“周成王时,海阳献蟹入贡”,也就是说,早在周成王的时候,蟹就已经成为皇家的贡品了,而且远从山东海阳送至周朝国都,那定是海蟹无疑的了。东汉郑玄为《周礼.天官.庖人》做注时就说:“荐羞之物谓四时所膳食,若荆州之鱼,青州之蟹胥”。蟹胥,就是蟹酱。

  后来的帝王也以食蟹为乐,隋炀帝更是把螃蟹称为第一美味。唐朝开始出现了“蟹黄”“蟹粉”做馅的食物,还有糟蟹、醉蟹等等。宋朝的皇家筵席中,以蟹为原料的菜肴名目更是繁多,什么“螃蟹酿枨”、“洗手蟹”、“螃蟹清羹”等等。明朝皇宫里吃螃蟹就简单得多,一般都是清蒸蘸醋,场面更是热闹非凡,当时的内监刘若愚就曾经记录过明宫螃蟹会的景象:“凡宫眷内臣吃蟹,活洗净,用蒲包蒸熟,五六成群攒坐共食,嬉嬉笑笑。自揭脐盖,细细用指甲挑剔,蘸醋蒜以佐酒。或剔蟹胸骨,八路完整如蝴蝶式者,以示巧焉。食毕,饮苏叶汤,用苏叶等件洗手,为盛会也”。

  不过我们更熟悉的是鲁迅先生在《论雷峰塔的倒掉》里面所讲的故事:金山寺的法海和尚设计拆散许仙与白娘子夫妇,还将白娘子压在雷峰塔下。后来白娘子的妹妹小青前来报仇,把法海打得大败,只能钻进螃蟹里头去藏身。直到现在,吃蟹的人都还能从蟹壳里把一个形似法海的东西给揪出来。

  不过在所有关于螃蟹的故事里,最奇妙的故事还不是法海。

  在《山海经.大荒东经》上面有一句话说:“女丑有大蟹”,后来郭璞的注释说:“盖千里之蟹也”。这只大蟹在后来演变得越来越奇了,《玄中记》说是:“北海之蟹,举一螯能加于山,身故在水中”。

  《岭南异物志》则讲了一个更离奇的故事。:“尝有行海得洲渚,林木甚茂。乃维舟登岸,炊于水傍。半炊而林没于水,遽斩其缆,乃得去。详视之,大蟹也。”说是有人泛舟海上遇到一座岛屿,便打算登岸举炊,谁知饭还没煮熟,岛就动了起来,片刻间连林木都没进了海里。此人慌忙斩断缆绳离开,这才发现这座岛竟是一只海蟹。

  一只身躯可达千里之远的大海蟹,实在是太离奇了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07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